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男科

苗山鞘膜方(鞘膜积液) | 凉血活精方(血精) | 江氏通精方(无精、少精、弱精) | 安元活睾方(睾丸发育不良) |

妇科

滋阴化囊方(多囊卵巢综合症) | 苗族和宫方(宫腔粘连) | 白芍宫膜方 (输卵管不通) | 舒管助孕方(输卵管积水、堵塞) | 安黄孕子方 (黄体功能不全) | 苗族回春汤(卵巢早衰) | 顺卵汤(排卵障碍、不排卵) | 阴斑仙灵汤(外阴白斑)|

您的位置:主页 > 诊所动态 >
苗医的渊源与发展
苗医药的起源很早。苗族民间有千年苗医,万年苗药之说。 史学界有一派说法认为,神农与苗族有很深渊源,苗族神话中的药王即神农氏,神农氏在中原神话中为医药之祖,可见苗医起源之早。 马王堆汉墓出土曾出土医学文献《五十二病方》,为我国目前所发现的最古
苗医药的起源很早。苗族民间有“千年苗医,万年苗药”之说。
史学界有一派说法认为,神农与苗族有很深渊源,苗族神话中的“药王”即神农氏,神农氏在中原神话中为医药之祖,可见苗医起源之早。
 
马王堆汉墓出土曾出土医学文献《五十二病方》,为我国目前所发现的最古老的医学著作,时间早于《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该书现存1万多字,收录药方283个,药材247味,其中以苗语记音的药草达l/3以上。
 
历史上,马王堆所在地湖南为苗族先民活动区域,而马王堆汉墓出土物件亦展现中原文化与苗楚文化错综结合的特点,佐以《五十二病方》帛书多以苗语记音一点,可知早期中医亦曾从苗医中汲取营养。
 
二、神奇苗医
 
苗族医药早有盛名。19世纪中叶,湘西苗医治肚脐风的医术已经很高明,能做简单的外科手术,割取病人腹中的毒瘤,几天后伤口即可愈合。光绪《凤凰厅志》说,苗族医生治疗麻风病的医术颇高,有的还能开刀治肺病。
 
同治年间,永绥厅苗医师石光全精通骨科技术,在治疗颅骨骨折、脑挫伤、脑震荡方面很有办法,远近闻名,被苗族歌圣石板塘编入《苗族名人歌》中加以歌颂。
 
凤凰厅的麻老苗用药外敷,可取出体内竹签、弹片、铁钉、铁屑等异物。还有如松桃厅的杨八厅、龙老二,凤凰县的龙长清、吴老如、谭明清,花垣县的龙玉六等,都是远近闻名的苗医师。
 
据《贵州通志》载,19世纪末,松桃厅地甲司苗族医师龙老二,能为孕妇剖腹取出死胎,曾轰动一时,传为奇闻。
 
贵州黎平的苗医能治毒箭射伤和毒蛇咬伤:并能用古老的膀胱取石术取出结石,雷公山的苗医治疗蛇伤可谓里手,并能在短期内治愈能致人死命的疔、痈、疽和毒疮,对关节炎和风湿症也有较好治法。
 
苗医伤科中的“正骨”特别有名,云南《马关县志·风俗篇》载,“苗人……,有良药接骨生筋,其效如神。”湘西、紫云、关岭、镇宁等的苗医也很擅长治疗骨折,以小夹板固定并外敷以伤药,20~30天即可痊愈,紫云县苗医杨老包即以擅长骨伤而远近闻名。由于苗医的医术出名,民国初年,北洋政府总理多次派人到湘西要求苗医到北京行医。
 
三、新的发展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国家开始重视民族医药的发掘和利用,着大量人力物力民族医药资源,苗医药的继承和发展被列入政府卫生工作的议事日程。此后,关于苗医药的研究成果陆续面世,如《苗族医药学》、《苗族药物集》、《贵州苗族医药研究与开发》、《苗族生存哲学》等。
 
与学术研究飞速进展的同时,苗药的研究与开发亦取得了长足进步。其中贵州省是我国苗药开发进入产业化最早的地区,取得成果较多。他们按照国家中药、新药的基本要求,“对药用历史悠久,疗效确切,基源清楚,有推广价值的苗族药,对其成方制剂从处分及依据、名称、处方、制备工艺研究、质量标准研究、稳定性考察、药理学研究、毒理学研究、临床验证研究及功能主治、用法与用量等方面进行科学的再评价,共选择收载了经再评价并载入贵州省地方标准的苗族药材165种,成方剂(仅个别其他民族药成分制剂)117种。”
 
贵州省苗药成分剂中有片剂、胶囊剂、颗粒剂、滴丸剂、散剂、酊剂等剂型。贵州省民族药工业产值增长比例高于全省工业发展比例和医药行业发展比例,每年以翻番的速度增长。1995年产值0.33亿元,1996年产值1.6亿,1997年产值为4.1亿元,1998年产值为7.3元,占医药行业产值的40.5%,贵州省制药企业1998年共223家,其中民族药工业72家,占32.3%。从上述资料中可以看到,贵州省民族医药工业在全省制药行业中,民族药已占主导的支柱地位。
 
>>>>参考链接:
上一篇:下一篇:苗医与“巫医”
下一篇:上一篇:我国少数民族中苗医和苗药发展历史
相关文章: